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_迪威国际开户|18088330000
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
分类:产品运营 热度:

  赖可 鱼羊 发自 凹非寺

  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

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

  这样的AR产品,是不是颇有些酷炫与实用兼具的味道?

  然而,打造这款产品AR独角兽企业Daqri,最新的消息令人叹息:就在最近,它最后的一点遗产,被Snap收购了。

  是的,这家曾融资3亿美元,满世界收购AR初创公司,被称作Magic Leap“头号敌人”,还与微软HoloLens叫板的明星AR公司,在成立十年之后,总部关闭、员工遣散、资产变卖。

  2020年到来,该公司CEO Roy Ashok放言的“预计2020年出货数万副AR眼镜”,没想到却遭遇了现实的骨感。

  Snap接手了Daqri的部分资产和20余名员工,包括CTO Daniel Wagner。虽然收购价格没有公布,但从时间上来推断,这笔交易与其年度报告中披露的3400万美元收购案相吻合。

  更令人慨叹的是,更多Daqri倒下的幕后故事被一一曝光——它的倒下不是一次理想主义创业的失利,而是一次“演技派”的无以为继。

  曾经融资3亿美元,引领AR热潮

  成立于2010年的Daqri,总部位于洛杉矶。作为早期的一批AR初创企业,在AR领域亦曾风头无两。

  2013年,Daqri筹集了15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9180万元)A轮融资,由Tarsadia Investments领投。

  到了2017年,其融资总额达到了2.7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8.7亿元),后来Tarsadia Investments进一步加码,融资总额达到了3亿美元。

  烧钱烧得轰轰烈烈,产品方面,Daqri也吸足了眼球。

  2014年,该公司便推出了一款可以用于AR显示的智能头盔

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

  这款头盔专为工业环境设计,配备热成像仪等一系列传感器和摄像头,可作为抬头显示器。

  Daqri介绍,这款头盔可以为工程师和蓝领工人创建增强现实,包括视觉指令、实时报警和3D映射。

  这款产品推出后,Daqri显得势头大好。

  2015年2月,收购EEG(脑电图)追踪头带公司Melon。5月,收购另一家早期AR公司ARToolworks。6月,在爱尔兰开设欧洲总部和研发中心。

  2016年,其智能头盔在CES 2016上亮相。3月,收购知名头戴式显示器制造商1066 Labs,以及英国全息技术公司Two Trees Photonics。

  这一年,Daqri也被CNBC纳入颠覆者(Disruptor)50强公司榜单。

  随后的2017年,Daqri又发布了一款新的AR智能眼镜。该公司CEO Roy Ashok在接受采访时放言:预计2020年出货数万副AR眼镜。

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

  然而,伴随着新品问世的,却是频繁裁员的开始。据报道,Daqri在这个阶段每隔几个月就会裁员,洛杉矶的两层办公室很快就清空了一层。

  2017年10月,Daqr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Mullins辞职。两个月后,另一位联合创始人Gaia Dempsey也公开宣布离开公司。

  产品还在宣传,形势却急转直下。终于,到了2019年9月,Darqi倒闭了。该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宣布将进行资产出售,并于9月底关闭其云和智能眼镜硬件平台。

  至此,Daqri总部关闭,员工遣散,资产变卖。

  死亡教训:投资人介入过多,产品无法落地

  所以是什么原因让Daqri沦落至此?

  Protocol 的资深记者Janko Roettgers在探访数十位前员工后,描述了这家明星公司的死亡路线,原因被划分为这样几部分。

  第一,投资者介入过多。

  许多员工认为,Daqri的转折点,应该是Tarsadia Investments成为投资方后。

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

  这是一家老牌VC,中后期为主,有30多年的投资历史,管理超过20亿美元的资金,之前大部分的投资集中在生物和制药领域,对于Daqri一样的前沿硬件科技领域,涉足有限。

  但这一次,正是看中Daqri可能带来的交互革命,于是“冒险”加持。

  出手也很大方。虽然Tarsadia Investments没有具体披露过总投资金额,但按照消息人士的说法,前后投入了3亿美元。

  事情也由此变得糟糕。Tarsadia Investments加持后,或许是风格的原因,已经不再是“股权投资”、“财务投资者”,而基本将Daqri项目完全揽入囊中。

  有Daqri老员工透露:没有一个员工拥有公司的任何部分。投资者对公司无所不管,Daqri高管不是公司的主人,而成了投资人的下属。

  原本公司的高管们,变成了向投资人汇报的中层总监,并且由于投资人总是出现在公司办公室里,Daqri的领导层也不再开诚布公谈论公司挑战、解决公司问题。

  于是这样的创业公司,怎么能发展得好?

  而对一家产品公司而言,更致命的问题是产品无法落地。

  Daqri创立、融资和打响知名度,基本靠主打产品“智能头盔”。

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,成投资人提线木偶,营销大于产品技术

  然而就这个吸睛无数,承载希望的产品,却一直处于原型研发阶段。

上一篇:爆款基金套路:饥饿营销踩线宣传频现 炮制明星 下一篇:AR独角兽的死亡教训:融资3亿美元后 成投资人提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